漢祖

懒死君的脑残粉,翻车小王子,高三狗,不能常常更新。安安静静的写文章,喜欢的都会写。
微博:賨城刘子餮
我的老福特封面是刘邦和狗子。

车车我已经删了哦,最近风头紧紧,到时候补档吧!其实清水小甜饼也很可口啦!❤


【D5cp同人】浮岛花园(日在花园)(1)

“亚当跟夏娃又闹起来了。”

“哟!这难道就是人类所说的七年之痒?”

“得了吧,这那是七年之痒,这都了几万年了!照着痒法,一天痒一次连续几万年?”

“行吧行吧,闹就闹吧。光棍儿还没得闹呢……”

“……太真实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当了神仙个人问题也不能包分配hhh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场景来到伊甸园。

棕发大波浪,健康麦色皮肤,五官立体深邃,腰细腿长,臀翘胸挺。不亏是上帝亲手的造物,魅惑妖娆却又不失凌厉端庄。

只不过昔日的女神如今却面目狰狞呲牙咧嘴,架着骂街泼妇的气势,要跟对面的男人好好讲讲道理。

而她对面的正是她的丈夫男神亚当。

原本背在脑后的金发被挠得乱七八糟,英俊的脸蛋儿多灾多难,打得个左右对称的巴掌印,也掩盖不住那些渗着血丝的抓痕,还有那左眼那圈“性感”的青紫色。

却又秉承着对自家婆娘打不还手,骂只能讲理的原则。亚当觉得十分委屈!

“呵,怎么!一有事你就给我来个沉默是金是吧!你算什么男人!”

这边男神亚当还在自闭,就差咬着手帕嘤嘤嘤大哭一场,那边夏娃就已经杀过来了。

那气势,那表情说一句话就喷了亚当一脸的“标点符号”。一向作为众神眼里“怂逼妻管严”的亚当那也是火起来!

“你还有脸说我!你一天到晚阴阳怪气,莫名其妙就发火!问你怎么回事,除了哦就是嗯,让你多说两个字你就回我呵呵!!!你……你简直不可理喻!”

亚当难得能这么man的说话,可这一吼夏娃却小嘴一瘪双眼含泪。

亚当从来不这么吼她,可把她委屈坏了。

“你吼我!”夏娃嘤嘤嘤。

“不……宝贝,你别哭啊,别哭别哭……”亚当惊慌失措。

“可是人家就是想要戒指,人类夫妻都会有的嘤嘤嘤……”

“宝贝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神谕,是永生永世不会分开的,一个金属环又能证明什么呢?”亚当把夏娃搂怀里,温声细语的劝着。

人类那什么戒指就是爱情的证明,夏娃非得要一个两个人为此还吵了一架。亚当倒是觉得,人类为了让伴侣忠于对方,想出了这么个小玩意儿,可是这东西想摘就摘想戴就戴,着实是个多余的。但神谕不同,一旦下达就永生永世不得违抗了。

“哼!我看你就是不爱我!滚吧,狗男人!”

夏娃听着自己的丈夫这么说,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,再想想这么多年连个爱情的证明都没有,于是恶狠狠的握拳就往亚当的右眼眶挥去,这下子眼睛也打了个左右对称了。

今日伊甸园里也是十分热闹呢,众神们倒是吃了回好瓜。

万能的上帝看着他那乌烟瘴气的伊甸园,脑仁突突的跳,奈何人老心宽佛系天堂扛把子决定放任自流。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,杵那儿吃他们瓜的,纯属抖m性质去吃狗粮的。

只不过这都是他的亲手造物,怎么到头来就成了这样呢?哎……万能的上帝内心开始惆怅了。

离开伊甸园,上帝决定要用美好的哲♂学愉悦身心。

于是他去了天空城。

只不过事与愿违还没踏进城里,那震天响的争论声把上帝给惊了!

于是乎万能的上帝也怂得一逼,猫在墙角暗中观察。

那些苍颜鹤发身着丝质长袍的智者,此时此刻那还有昔日里的和蔼可亲,和煦笑容让你如沐春风。

一个个挣得脸红脖子粗,额头青筋突起。那歇斯底里的样子,要是这时候人手一块砖那非得呼个你死我活不可。

“没有鸡你告诉我哪里的蛋!”

“放屁!没有蛋,鸡是你生的啊!”

“啊!啊!啊!你这个白痴!先有鸡!”

“滚啊,傻×!先有蛋!”

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一切都应该为哲♂学服务hhh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能的上帝头一次觉得,自己真的老了……

离开争争吵吵的天空城,上帝疲惫的回到奥林匹斯山上自我(自)反省(闭)。

愁啊愁!他俯瞰这天堂,他亲手的造物不计其数。人类都说天堂神圣肃穆,神仙们高不可攀神秘莫测,可如今一切都脱离了原有的轨迹,自己怎么就尽造出些缺德沙雕玩意儿!

还我安静祥和的天堂!啊!啊!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哈!就算你神仙可以不吃饭不拉屎,谁还没点沙雕个性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么大年纪了一天到晚咸得跟智障一样……哎,怕是要得帕金森……”万能的上帝小声嘀咕。

创世以来他的日子就过得一天比一天闲,起初他还能变成凡人的样子,去帮帮那些尚未开化的人,如今人类已经足够强大不再需要他,而天堂里那些小崽子也长大了,各做各的事。

这还没空巢为何却活出了空巢老人的味道,空虚又寂寞,越过越无聊的日子让万能的上帝愈发觉得自己像条咸鱼。

奥林匹斯山上阳光明媚却暖不了某位老人的心。

“耶稣爷爷,怎么又在这里发呆呢?”黄鹂似的童音响起。

万能的上帝回神一看,蓬松的头发金灿灿的,肉嘟嘟的小身子裹着洁白的绸子,莲藕段般的小手小脚露在外面。

这是一个刚受过洗礼的小天使,扇着小翅膀向他飞来。

啊!果然新生的事物总是那么美好,万能的上帝这样想着。这只小天使还没有受到那些沙雕神仙的荼毒,真好……

“耶稣爷爷怎么不开心?万能的上帝也会不开心吗?”小天使趴在上帝的膝盖上,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他。

万能的上帝慈爱的摸着小天使的头发说:“耶稣爷爷没有不开心,就是想这个安静的地方喝喝茶哈哈。”

“伊甸园呢?”小天使说到。

“你亚当叔叔和夏娃阿姨还要过二人世界呢,哈哈爷爷不方便去打扰吖。”

“那天空城呢?”

“智者爷爷们要讨论世界万物的真谛,也不能打扰的。”

“那空中花园……哦哦我忘了,空中花园现在已经是大哥哥大姐姐们谈‘羞羞事’的地方了。”小天使嘟了嘟嘴,他感觉耶稣爷爷好可怜哦。

“诶……”万能的上帝叹了一口气。

“不过……万能的耶稣爷爷为什么不重新造一个花园呢?安安静静的!”小天使大眼眨吖眨水灵灵的大眼睛,像阿尔卑斯山上的湖水。

上帝:“诶!?”

这一天烦恼了几千年的耶稣终于回想起了,他自己就……万能的上帝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都能忘怕不是真的帕金森了hhh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于是万能的上帝捧起一抔尘扬手一挥,在天界的尽头人界的边际,那朗朗青空之上一座新的花园高高悬起。

花园像一座空中的浮岛,芳草鲜美,清荣峻茂,中部高四周低,花园城堡就高耸在花园正中,烟雾缭绕美轮美奂。

上帝想要一个宁静之地,所以浮岛花园就此诞生了。






1.

“里奥先生,里奥先生!花草养料到了,请验收一下!”送货的天堂马车夫按响了花园城堡的门铃。

里奥,浮岛花园的管理员之一,也是最早开始从事花园的管理工作的。为人温和,务实勤恳,尽管曾经以为烧伤毁容但天堂大大小小的神仙天使们,也都爱找他玩。据大部分天使说,跟里奥先生相处他们仿佛有了一种,被父亲宠爱着的感觉,可以蛮横无理可以任意撒娇!啊,冷冰冰是生活终于温暖起来了!

总之这位大叔深受众神仙喜爱!

与其他天堂花园不同的是,浮岛花园里的动植物都来自人类世界,包括管理员们也是上帝特意物色好的人类。所以花草树木需要的养料,基本上是要去人间采购的,虽然这样的种植效率远不及天堂那些神仙技术下培养花草快,但是可能就因为这些是属于人间的“凡物”,凡间的花草,凡间的养料,这些沾了凡间烟火气息的“凡物”用属于凡间的技术培育出来,总是比天堂那些冷冰冰的花花草草多些灵性。

尽管他们有不少缺陷,不及天堂之物的完美,但不完美却给人一种真实的感觉。然而完美的神仙却对这些“不完美”爱不释手。不过这是后话,这里也不必详说。


里奥接过清单仔细查收,但了没来得及细看,城堡里却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。

这一哭声响,把可把马车夫吓了个激灵。

马车夫对里奥问到:“诶,里奥先生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”

只见里奥面露些许难色,习惯性捏了捏手里的清单条,说道:“是前些天刚刚化形的花灵,小得很就那么大点……”说着里奥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两下,差不多婴儿大小。

马车夫见状了然,叫里奥赶快去看看说货物他帮里奥卸下了。里奥听言也急急忙忙往城堡里走去了。

马车夫看着里奥匆忙的背影,心想怪不得大大小小的天使神仙都爱找他玩,这么好的人连花灵也要悉心照料,谁会不喜欢呢?

升入天堂就会有神格的,但是在这里有了灵智的花花草草不同,除非上帝特许,想拥有神格必须自己努力争取。因为有了灵智的东西,充其量也只是妖物,成为神仙要靠自身修炼。

里奥急急忙忙赶到时,玛塔尔也到了。她正在抱着小家伙哄着,但不是很管用,那襁褓里的孩子依旧哭得厉害。

玛尔塔见着里奥,也是欣喜:“里奥先生你可算来了,小艾玛刚刚睡醒,没看到你就哭了。”

“诶诶,麻烦你了好姑娘,把孩子给我抱吧。”

“哈哈,小艾玛可真黏人啊!”

玛尔塔把小孩递给里奥,果然里奥抱着那小家伙也渐渐媳声了。两只葡萄似的圆溜溜都大眼睛还带着点水光,看着里奥咧开小嘴笑了起来,粉嫩嫩的牙龈上还有一颗刚刚冒出头的小白牙,真是可爱得紧。

里奥颠着小家伙哄着,又怕她刚刚睡醒饿了,又叫玛塔尔去厨房冲了奶粉来。

玛尔塔见着小孩安稳了,也就跟里奥说自己有事先走了。

玛尔塔走后不久,喝了奶粉的小家伙又安安静静的睡着了。里奥不敢走太远,怕小孩醒了又哭,所以一直在婴儿房里守着。

他从怀里拿出一块怀表,那是他从人间带过来的,虽然早就不能用了,但是里面夹着一张照片。一家三口的照片,那张泛黄的老照片上面父母的模样已经模糊不堪了,只有中间那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,还能看清楚那天真烂漫的笑脸。

里奥慈爱的看着那照片中的小女孩。只希望他的小花灵快些长大,因为这是上帝给他的最好的礼物,她们拥有同一个名字,将来花灵也会拥有照片里小女孩同样的样貌——他的女儿艾玛。




2.

这花园城堡其实就是给花园管理员提供住处的,虽然大但是住在里面的人也就那么几个。除了里奥,还有玛塔尔.贝坦菲尔以及一个叫杰克的小孩。

其他几个管理员,不是性感古灵精怪就是异常热爱大自然,他们大部分都住在花园的各个角落。


比如在花园南面那里是一大片森林,动物也多,管理员班恩就住在那儿,他曾经是一名护林员在林子理带着到是自在,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那半人半鹿的外形,里奥一度用他去吓那些化了型又太皮的小花灵们。

“不乖乖吃饭就要被班恩叔叔吃掉!鹿鹿最爱吃不听话的植物了!”

这样时间一长了,小花灵们看见班恩就躲要不然就是被吓哭,后来里奥解决办法也没把班恩的形象扳回来,没办法班恩只能往林子搬了。

又比如在花园北面又一大片湖区,美智子就住在那。美智子来自东方,湖区气候十分温和,倒是像她的家乡,她也就住那儿了。

那片湖区种满了樱花和紫阳花,微风拂过漫天花瓣飞舞,花香漂浮。配上波光粼粼的湖水,美得不可收拾。

美智子曾经是一位艺伎,人美多才,性格又温柔。在那湖边扬扇轻舞,一颦一笑都述说着千言万语,包含着相思离愁悲情欢喜,只叫人沉溺无法自拔。

然而最为壮观的是不少善舞善歌的神仙们也爱来这里玩,一高兴就唱唱歌跳跳舞。华丽丽的神仙,男男女女个个都露大白腿,颜值高到没法说,这番良辰美景又是何等视觉盛宴。



玛尔塔.贝坦菲尔和美智子一样的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女管理员,以前是个空军。现在做事也很有军人风范,干脆利落,一丝不苟。为人大方又健谈,能干又不过于强势。

她平时爱穿西装,披着海草似的棕发,画淡妆,但口红却用最火辣的颜色。是个英姿飒爽大方霸气的美人儿,有时候甚至可以跟那些战力女神们媲美。

也正是如此,她也颇受众天使神仙的喜爱,跟她一起做事简直是安全感max,从此再也不用担心被沙雕队友祸害啦!



杰克,怎么说呢,他是管理员里面唯一一个不满十岁的管理员(hhh)。

杰克今年九岁啦!由于年龄太小,里奥都没有考虑过让他去干粗活。而他平时很少跟大家交流,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,各类伟人的大部头著作,好几次里奥看见这小孩一个人坐在城堡的小花园里看读,走进一看那书上的批注密密麻麻,只叫人人头皮发麻。

也许是过于安静,杰克的存在感也低。见过他的人,对他印象最深的恐怕是他那双冷冰冰的玻璃似的灰眼睛,像是伦敦的寒雾,夹着富人的贪婪穷人的哀嚎,以及那公式化的绅士风度。尽管他拥有拉丁美洲那种热情的长相,却给人的感觉很疏离又不真实。

他的确是个美丽的孩子,但是太过完美反而虚假得恐怖。他的屋子里整洁得令人发指,按颜色分类的衣物,熨烫出棱角的西服,书架占据了一整面墙,书籍按照作者和厚度码放得整整齐齐,甚至连台灯或者水杯摆放的位置也一定要固定。感觉他似乎随手拿起一样东西,那些角度和姿势都是精心计算过的。

花园里的管理员们都不敢相信他是一个连十岁都不到的孩子,加之他那种阴郁的气质更是让人不敢靠近。



3.

发现杰克的异常的是里奥。

“嚓……”

“嚓……”

铁器在铺大理石的地面上摩擦,发出刺耳的声响。扰得人从梦中醒来不得安眠。

里奥深受其害,在车上辗转反侧不得。强迫自己入睡,可那扰人的声响却越发响亮了起来。

清梦被扰,里奥起床决定去看看到底是那个皮小子,半夜不睡觉尽做些缺德事,要是被他逮着了一定要好好教育一顿。

可房门打开,眼前的诡异景象却让里奥惊出了一身冷汗。长长的走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寒雾,明明在走廊另一侧,整齐排列着的窗户紧闭着,却不知从那里吹来了冷风,激得里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月光从整整齐齐排列好的窗户里倾泻而下,透过窗户那小小的范围,在地面上打出一块块雾蒙蒙的光斑。而照不到的地方,则是混沌模糊的黑暗。

里奥出了房间,站在走廊上。

窗外是晴朗夜空,繁星密布皓月千里,窗内却寒雾弥漫冷风四起。

走廊上空无一物,可那古怪的声音却从未停息过。

“嚓……嚓……”

“嚓……”

它越来越响,越来越清晰……

“嚓……嚓……”

它……似乎正在朝着自己靠近!

……

细密的冷汗布满了里奥的额头……

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滑落,划过鬓角,直击地面。

而那逐渐向他靠近的声音,却在走廊另一头戛然而止。

那里,排列好的窗户也到了尽头,月光无法到达黑压压的一片,那样的黑暗仿佛从亘古的混沌而来。

里奥咽了口唾液,他定定的看着前方。除了黑暗还是黑暗,永无止境的黑暗……可他知道,有什么东西,一定蛰伏在黑暗之中……

“啪嗒。”

这是皮靴踩在硬质地板上的声音。

“啪嗒,啪嗒。”

在那最后的窗户边,那块小小的光斑里,里奥看见了那个模糊的身影,暴露在月光下修长的穿着皮靴的腿,以及泛着寒光的利刃!



危机感爆炸似的席卷他的大脑,里奥转身欲逃。谁料,那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倏然间就移动到了他身后……

“噗呲……”

利刃穿透了他的身体,里奥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痛……

在余光中,他看见了他身后的怪物。高度变形的身体,破旧的燕尾服,血肉被泛着金属光泽的流体代替,变形成利刃的手臂穿透了他的胸腔……

血液在不断流失着,脑袋因为缺氧开始变得麻木,身体逐渐失去知觉,眼前的景象也越发模糊了。

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,当他在那几秒钟的弥留时。在前方,那要吞噬一切的黑暗里,他看见那个缓缓朝他走来的孩童,稚嫩的面容,冰冷的灰眸,带着戏谑带着怜悯。



里奥惊醒时,他屋子里堆满了人。有花园的管理员,也有特意赶来的天使神仙们。

众人间他醒来也尽是欣喜之色。

里奥看见大家这样也是奇怪,问了才知道几天前的早上,他被玛塔尔发现在走廊上晕倒了,然后就这样一连昏睡了好几天。

里奥让大家不要太担心,只是说自己可能是太累,身体倒没什么大碍。

见着他这么说大家也都宽心了不少,陆陆续续离开时也不忘叫里奥平日里多休息。

只不过里奥却没有说他那个宛若真实的梦境。然而至始至终他也没有看见杰克的身影。

这件事情过后,他到留意了一下杰克。后来仔细观察,他果然发现了这小孩不寻常之处。

小孩的身后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跟着,因为仔细的看,你会发现他身后那块空气有一些细微的扭曲。就像透过燃烧的火焰看事物一样,空气因为高温而发生扭曲。

跟在杰克身后的东西,高挑颀长似乎是一个人形,然而里奥不由自主想起了梦里那个怪物。

不过里奥又转念一想,这毕竟是上帝物色好的人,尽管那个莫名其妙的梦让他吃了苦头,但终归是没把他怎么样。再者,上帝也不会把妖魔鬼怪往他的地盘引。

这么想着里奥到是安心了不是,毕竟谁没点特色,班恩不也是半人半兽吗?




又是一天,风和日丽。浮岛花园里将会发生什么,未完待续。

【置顶】

这个咕王谨慎关注。高三弧。


翻车超级6。


是个话废但不想说话。


安静码字,喜欢的都会写。


跟懒懒讨论人物设定,真奇怪最后变成人手一朵日着玩儿也是超级爽了hhh

撸凤仙花真的很爽鸭😂😂😂

是魔鬼本人无误了hhh @懒死君

【杰佣】待到白发时[短诗.甜饼]

我们不需要故作稚嫩亦或是伪装成熟

年轻就应当年轻,衰老也顺其自然

既然你我都不愿孤独的度过那漫漫长夜,何不做个彻彻底底,
直到东方天空泛白累到像脱水的游鱼


我爱你,我的爱!

就连初吻时的你睁大眼睛说开始也同样觉得可爱至极



让时光就这样遛去

直到我们八十岁白发苍苍
我带你去看朝阳升起夕阳落下;在公园遛狗,在教堂拥抱,在阳台接吻

我们依旧可以依偎在暖融融的壁炉边喝朗姆酒
讲年轻时的黄色笑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能是ooc啦!比如可能大家不太接受杰克跟奈布讲黄色笑话?

老漢祖最近超想恋爱耶!


by:漢祖

我的懒死君啊!

当你十分仰慕某个人,就算他顶着七彩玛丽苏狗子头像跟你说他爱好SM特抖S的时候,

你也会腿一软匍匐在他脚下大声说:真巧我也爱好SM特抖M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@懒死君 表白我爱的懒死君!

嘴炮

小李是个“名嘴”,通俗一点说就是个喷子,谁火喷谁那热喷哪儿。

但是呢,他写的不错啊喷的也是狠。那话一句句的,就跟刀子似的割的你心头痛,不过因为这个他也是小有名气了。

平时有小粉丝打赏供着,还能收到小粉丝邮寄的礼物,日子也是过得快快乐乐。

那天早上他收到个快递,一整盒的太妃糖。

心想着肯定是那个小粉丝送的,当天就把糖给吃完了。

就在那天晚上,小李的家人被小李夹杂着的呕吐的惨叫声给惊醒了。

这一看可不得了,那鲜血止不住的成小李口中吐出来,他的表情痛苦极了,脸色也苍白。貌似还在惨叫中喊着疼。


急急忙忙把小李送去医院。医生看着那拍出来的片子也是不由得震惊。


“他怎么把这么多刀片碴子吃进去的?”

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给各类嘴炮。

“富有的乞丐”

人间又多了一个乞丐。

他从繁华的城市徒步来到荒野。厉风割烂了他的衣裳,石子磨破了他的鞋底;最后他口干舌燥,迈着满是血泡的脚,艰难的在荒野前行。

飞鸟看见了他。飞鸟惊奇的问他:

“哦,高贵的先生!哦,高贵的先生!你为何来到这荒凉之地?”

他虚弱的回答道:“亲爱的飞鸟,我被繁华的城市驱逐,我饿极了有吃的东西吗?”说完他他晃了晃手里的饭碗。

飞鸟看着他,不解地问到:“高贵的先生,你为什么饥饿?你手上的金碗足够一个穷人快活一辈子了!”

说完飞鸟扇着翅膀噗噗地飞走了。

他看着飞鸟远去的身影,又一次叹息。捧着金碗向荒野的更深处走去了。

“可我依旧是个乞丐……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的语文老师形象的比喻学生,是端着金碗讨口(要饭)的乞丐。

①繁华的都市,象征老师传授的知识。

②金碗,象征我们记住的或者已经掌握的东西。

③被都市驱逐,意思是我们上课没认真听,下课没认真练啊!


我想真的是这样,明明是一脑袋的知识,到用的时候却突然脑壳一片空白。

沙雕网友

我曾经以为你们是氧气

可现在发现,你们

其实是煤气,有毒😂


by:漢祖
2018.9.6

你讨厌毛毛虫

却如痴如醉的爱着蝴蝶

我是那个恶劣的孩童

在你面前剪掉蝴蝶漂亮的翅膀

失去漂亮的羽翼,它依旧是恶心的肉虫

毁掉一切美丽给你看

你这个疯狂迷恋着它的美丽又恶毒的唾弃它的丑恶的混蛋


By: 漢祖

2018.9.5

日常中二